關於部落格
牧風愛把時間花費在美好的事物上,愛到有點秀逗了...所以在此與各位有緣人分享我有趣的生活點滴。
除另有註明,此部落格內容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2.5台灣」授權條款,詳見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5/tw/
  • 368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觀世音密碼


 

152-155

與正史和傳說合成歷史真相一樣,宗教和科學能夠合成自然。事實上,它們不是對立的,它們就是人類認識自然的兩隻翅膀。可惜,很多人把它們的概念理解得太過狹小了,認為宗教就是拜神,或者,把科學的範疇縮小到科學技術上。

我願意相信宗教和科學是人類認識自然的兩隻翅膀,它們一定要一起飛。在人類早期,因為對自然的畏懼產生了原始宗教,當時宗教的功能就是科學,是人類解釋那個無法認識的大自然的工具,隨著人類的發展,我們掌握了一些技術,掌握了一些自然規律,便開始反過來用科學去證實宗教,比如,古人或許正是為了觀察天庭的神而進入了天文學的研究範疇。當然,我們的天文學技術越來越高,可是我們必須知道,技術只能保證我們生活得更好,卻不能解釋我們為什麼活著,以及我們將要怎麼活著。記住,技術不是科學的全部——

技術是冷冰冰的,是人類用已知去發明和掌握的,而科學,是有人類的精神的,它是不能發明的,而是一直存在於人類生生不息的內心的——同樣,崇拜也不是宗教的全部,我們經常把它們等同於同一個概念,這是錯誤的。現在飛機能在天上飛,在古人的眼裏這只能解釋為宗教的神秘力量,這會讓他們以為天神下界,而這個力量,就是古人無法解釋的自然的力量。對自然規律的遵從是科學的本質含義。而我們,雖然知道飛機能夠飛的原理,但那只不過是航天器技術,我們需要思考的,是這種原理本身就是自然的力量,是我們認識了大氣、力學等等才掌握了它的力量。可我們依然要探索飛機能不能飛得更快,這是我們用已知來探索未知的自然規律,而這,又何嘗不是宗教的本質形態?宗教的萌發不就是人類要認識未知的自然規律嗎?所有的技術和信仰方式,都只不過是我們認識自然的方法。而科學本身和宗教本身——記住,不是科學技術和宗教形式——就是人類要認識的自然。科學和宗教就是人類的兩隻翅膀,雖然科學讓人們對宗教產生動搖,但是,捫心自問,人類對自然的敬畏何時消減過,又何時不在做著新的解釋?這敬畏和解釋,不就是宗教本身嗎?要知道,宗教從來都是在總結人類已經認識的自然規律。為什麼我們相信科學在發展,而卻把宗教當成過去人類的愚鈍和迷信呢?而我們是否知道,這一百年來,有多少曾經被奉為真理的科學成果已經被推翻,而做出了新的解釋?甚至牛頓第一定律在特定條件下也站不住腳。這種解釋,又何嘗不是人類認識自然後的自我修正?你能說得清楚,這是科學糾正了宗教的失誤,還是宗教總結了科學的偏差嗎?我更願意將科學和宗教當成雙胞胎兄弟,不要把他們對立起來,他們就是在互相提醒、指正和鼓勵中共同成長。他們聯合起來就構成了自然,如同不能把技術當成科學的核心含義一樣,這個自然也不是我們所說的動物植物,而是人類和與人類有關的一切的運行規律。

你看窗外,日升日落,春夏秋冬,有風,有火,有白晝,有黑夜;你再想想自己,人的心臟在不停地跳動卻不會像其他肌肉一樣疲乏,人的呼吸是那麼有規律,人的體溫是那麼適應自然,而人的頭腦是怎麼運行的,我們還不完全瞭解……孩子,你還要什麼神跡啊?這些還不夠嗎?自然就是上帝給我們的最大神跡啊。我剛才說,科學和宗教,合在一起,就是自然。佛、上帝,其實就是我們認識自然規律的一種方法,或者說,他們本身,就是自然。

 

186-187

哪吒是梵語「那羅鳩婆」的音譯,他是毗沙門天王的第三個兒子,毗沙門天王就是俗稱的多聞天王,是主管北方的四大天王之一。他曾經是古印度教中的天神俱毗羅,並在印度古代的史詩《瑪哈帕臘達》中有記載。當時在印度,他的真實身份是財神。在唐朝的時候,善無畏、金剛智和不空大師來中國傳法,帶來了關於毗沙門天王的密宗經典,佛經中說他的手中持有寶塔,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流傳的,毗沙門天王竟然成了中國化的托塔天王李靖。他們竟然在玉皇大帝下稱臣,一個當了天兵總司令,一個當了先鋒官。尤其是在《封神演義》和《西遊記》裏,讓很多人認為他們是道家的神。

不過,再巧妙的改編和偽裝,也總要留下佛家的痕跡。比如,哪吒的蓮花化身,肯定出自佛家。更主要的標誌就是他的風火輪,那是南亞次大陸古代戰車的神化標誌,單個的車輪被稱為「輪寶」。後來,南亞各國造出了“轉輪王”,也就是他們的戰神,傳說中是可以征服世界的大王。釋迦牟尼未出家前,他的父親淨飯王就希望他繼承王位,成為世俗中的「轉輪王」。佛成道後,這個標誌便沿用了下來,並將戰神的標誌改為轉法輪。那佛化了的車輪標誌,現在也是世界佛教協會的標誌。

風,火,轉輪,佛家。

 

192-193

佛教有四大菩薩,觀世音、文殊、普賢和地藏王,印度佛教有四大思想家,馬鳴、提婆、龍樹和鳩摩羅多,佛家有四大論,《中論》、《十二門論》、《百論》和《大智度論》;佛教把世界分為四大部洲;佛家弟子有四眾;教義裏有苦集滅道四聖諦;佛家戒律有四威儀;佛家修行有四善根位;藏傳佛教又有四大續部,還有四灌頂,還有四大本源神;佛教史上有四大翻譯家;佛有四身,又有四方佛……,總不能是四大天王吧?

太多了,以「四大」歸類的佛教概念,可是太多了!

 

202-203

把一種語言翻譯成漢語,那往往是給讀的人製造了更大的障礙。很多時候,還不如保留那種語言的原始性好些。漢語的功能太豐富了!他想起佛經的翻譯,有些翻譯家找不到漢語裏對應的詞,只好選擇那些意義相似的現有辭彙,而讀佛經的人,往往又用譯文辭彙的固定意義來理解,可意思就差得太多了。比如「般若」翻譯成「智慧」,看起來是差不多,可那麼多人將“般若”等同于漢語常用語裏講的智慧的概念,這可完全是錯誤的了。一種語言轉換成另一種語言,丟失了原始語言中豐富的含義,而譯本的語言中,又無形中加入了新的意思。這在佛經的翻譯和流傳過程中發生的爭論和誤讀可是有過很多次的。後來佛經的翻譯家們創造了“四例五不翻”(註42)的翻譯原則,這才最大程度地避免了誤讀的現象。可即使這樣,又能避免多少呢?

 

234-235

「愛情就像宗教——湊熱鬧的人多,可卻只有少數人理解。」

「我們都說,愛情是責任、信任、感激、溫暖,等等等等,可是,不是。」

「愛情包含了剛才說的所有一切,甚至更多,但是,所有這些卻不能組合成愛情。它們是愛情的特徵,可我們不能拿特徵當概念。聽過一個真實的故事嗎?哲學家柏拉圖給『人』下的定義就是『兩條腿的直立行走的沒有毛的動物』,他的學生第歐根尼第二天就抱來一隻拔光了毛的公雞,並且向著眾人大聲說,『看哪,這就是柏拉圖說的人』。」

「這就是典型的以特徵組合成概念,其實這樣不對。就好像有人說感激不是愛,可是,愛卻不能沒有感激。

那麼,你能說有了感激卻沒有愛意嗎?感激可是愛的一部分,對很多人來說,感激是愛的前奏。而愛到最後,是對對方一輩子的感激啊。愛情是沒有完美的定義的,我們只是習慣於將它的特徵組合成大致的輪廓,以此來替代這個概念。」

「所以,我說愛情就像宗教,很多人都宣稱信佛,信上帝,可是,又有多少人是在湊熱鬧,他們真正懂得佛和上帝嗎。事實上,愛情和宗教都是人的一生中所需要的,它們給人安慰,給人夢想,給人希望和勇氣,可是,似乎沒有人真正明白它們在哪里,這就像我們都知道活著需要氧氣,可我們誰也說不清吸入的一口氣中,哪些是氧氣,氧氣又有多少。」

 

238-239

42

古時的譯經者在翻譯佛經時,有「四例五不翻」的共同守則。據說這是玄奘制定的翻譯原則。

其中的「四例」是:1.翻字不翻音:如“般若”二字,與諸佛菩薩所說的「咒語」,雖然已經將梵字譯成中國文字,但卻保留原來的梵音。2.翻音不翻字:如佛胸前的萬字相,字體雖然仍然是梵文,卻譯成中國的語音。3.音字俱翻:如大藏經中的大小乘經典,全部譯成中國的語言文字。4.音字俱不翻:如梵文版本的佛經,全部保存梵文與梵音。

其中的「五不翻」是:1.多含不翻:如阿羅漢,一個名詞含有多種意義,無法用漢語某一個辭彙概括,故不翻。2.秘密不翻:如佛經中的一切陀羅尼神咒,中文根本就沒有適當的詞句可以表達其中所含的奧義,故不翻。3.尊重不翻:如般若,雖然可以譯名「智慧」,但這種能夠透視諸法實相、親證人生真理的智慧,並不是一般人的智慧可比,為了顯示般若的尊貴,避免使人產生誤會,所以只譯其音,不譯其義。4.順古不翻: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雖然可以譯為「無上正等正覺」,但古代的譯師故意保留原音,目的是顯示佛道的殊勝,所以後來譯經的人隨順古人的意思,保留不翻。5.此方無不翻:如庵摩羅果,是印度當地的一種藥果,其他地區沒有,所以不翻。(庵摩羅是清淨無垢的意思,可譯名「清淨無垢果」)。

 

後記:愛的「阿賴耶識」

427-428

它們就像是一顆只在文字、言語和意識中生長的種子,不受任何支配地在每一處地方留下播種的痕跡,無法掩飾,更不能滅除。這類種子在佛家有個很好聽的名字:阿賴耶識。

簡單地說,阿賴耶識就是一個晶片,它將人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都存儲下來,使任何生活背景、體驗都被記錄在這樣一顆種子裏。一個人無論做些什麼、想些什麼,都只不過是這顆種子產生的「果」。在佛家的說法中,任何感官和行為都是意識的結果,但意識是靠什麼支配的呢,就是這個阿賴耶識。

http://big5.hwjyw.com/zhwh/content/2011/04/15/16950.s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