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牧風愛把時間花費在美好的事物上,愛到有點秀逗了...所以在此與各位有緣人分享我有趣的生活點滴。
除另有註明,此部落格內容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2.5台灣」授權條款,詳見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5/tw/
  • 364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再見《白米炸彈客》(The Rice Bomber),白米不是炸彈,是種子

就像(片中的)楊儒門想去法國一樣,我也曾經想去日本體驗有機農場的生活,而當我真正地去過一次後才發現,那不是我要做的事情。因為我這世人的故鄉,是台灣這塊土地,而我的生命正是用這塊土地上的農民的辛苦血汗所滋養孕育而成的。於是,我試圖藉著閱讀、實際體驗去揣摩、去了解這幾十年來台灣農業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又面臨了哪些困難。「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2010年生日那天,是我這世人第一次割稻、打穀,隔兩年的春天,則是我這世人第一次插秧,而且還是挑戰補秧這件事!不過我相信這一點點的農務,儘管對正港的農友來說根本就是嬰仔郎在扮家家,卻讓我開始和這塊土地上的農業真實地產生了連結。

2011.07.17.農友在凱道

儘管講了這麼些,腦袋瓜裡以前那個還沒學習的我,還是不時會對著像是在扮家家的自己嗤之以鼻地說:「你這算是什麼務農?!根本就是在玩吧!切!」即使現在在農業推廣的單位服務,仍舊還是會有「你只會出一隻嘴!」「嘸做過,嘜講這麼簡單!」尤其是在透過扮家家以及實際到現場走一遭的過程中,我直接感受到農民的任勞任怨、苦都往自己肚裡吞的老實性格,讓我對於這十幾年來農漁民開始走上街頭、靜坐以及遊行這些行動漸漸有了不同於以往直接被周遭親友以及媒體直接灌輸的新思維。
 
回到片中,在當年楊儒門決定北上到陸續放置白米炸彈的這一段影像中,對我來講是看到哭慘了、心也很累的一段,因為同時間我也一直在問自己,當年的我到底在做什麼?!當時(乃至現在)老是嘴上說著自己不要靠家裡過活的漂亮話,同時也試著在努力想要去做些改變、改變自己、改變社會、改變世界,想要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能快樂幸福地生活著,甚至是所有的生命可以和平共存。可是,事實是什麼?每天打開報紙、連上網路,不是哪裡有人飢餓而死,哪裡有人因為戰爭、暴動等各種對立衝突而受傷、死亡,就是哪裡有人因病而死,同樣看到九一一事件的報導,甚至自己也曾每日身處於SARS風暴當中,每次看到弱勢族群走上街頭、靜坐以及遊行就一腔熱血地想要衝出去,可是有時候也會給自己一堆理由而作罷。
 

這樣不停在跟自己拉拔的我,到底可以做些什麼?
在昨天(2014/04/04)的映後會中,有彰化在地人導演以及隔壁鄰居的真情熱淚告白,有男主角環島、參與社會運動、拍這部戲的心路歷程分享,有從立法院出來看電影的學生,希望學運現場有機會能放映這部電影鼓勵大家,而這一篇,則是這一刻的我所能給予的,希望,世界和平。

 
熱血引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